六十二 弟弟回来了(1 / 2)

六十二弟弟回来了

一天下午,当我在家对面的山坡上,照例帮大妈放驴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我家的烟囱里升起了一缕炊烟,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在意,转念一想,不对,我在家,怎么会有炊烟,是不是着火了,我想。但是炊烟是从烟囱里冒出的,如果是着火,那就不仅仅是从烟囱了。

“妈妈回来了!”我大叫到,“对,是妈妈和果子回来了。”

我高兴地在山坡上跳了起来,然后转身就去赶驴,但是时候尚早,牲畜也很聪明,所以赶起来,它们都不顺从,总是东躲西藏,不像傍晚回家的时候,一声吆喝,便会走向回家的路。

“吃什么吃,你们这些蠢家伙,我要回家了,果子回来了。”我气急了,就在其中一头还在抢食的驴子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一鞭子,它们这才乖乖地踏上回家的路,我又狠抽了一鞭,它们便飞奔起来,我也跟着飞奔,山路不平,我的两条腿竟然比四条腿的驴子跑得还快,脸上的肉也上下跳动,让我很不舒服。

一进院子,我就看到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穿着一身灰色的格子服,他很瘦,但皮肤白皙,正端着一些米谷之类的饲料在喂鸡,鸡吃得很欢,他时不时地高兴地摸它们一下,嘴里咯咯地笑出了声。

“果子!”我叫道。

他和走的时候不一样了,似乎长高了,长大了,变得更好看了,只是比走的时候更瘦了。

小男孩愣在那里,继而高兴地喊道:

“姐姐!”接着又对窑里喊道,“妈妈,姐姐回来了。”

我扔下毛鞭,走过去将他抱了起来。

“果子,你好了吗?”我把脸贴在他的小脸上,没等到他回到,我又问道,“你还记得姐姐吗,你走的时候还不会说话呢!”

“我好了,”果子说,“我打了好多针,我再也不想打针了,回家真好,回家就不用打针了。”

“好,我们不打针了,”我的泪水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姐姐带你去抓蚂蚱,抓蝈蝈,编蝈蝈笼子。”

“那我们现在就去。”果子高兴地叫道。

“果子,让姐姐歇一会儿再带你去玩。”这时候,爸爸出来了,我急忙擦干眼泪,爸爸瘦了很多,脸颊塌陷,但是看到我时,还是非常的高兴。

“爸爸,果子好了吗?”我放下了果子,回头着急地问。

“好了,”爸爸迟疑了一下说,“不过,还要继续观察,不能感冒、劳累、吃咸的、辛辣生冷的东西,也不能累着。”

爸爸看一旁玩耍的果子,继续说道:

“你以后带他玩耍的时候要格外小心,半年复查一次,一直要复查三年才算完全康复。”

听到这漫长的三年,我还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但是不管怎么样,果子还是回来了,当初走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此去便无回了。

“这一年多,让你吃了不少苦,不过,以后就不会了,爸爸回家照顾你们。”爸爸用手抚摸着我的头说。

“没有,爸爸,我很好。”我说,“爸爸,你不去开车了吗?”

“不开了,和妈妈一块照顾你和果子。”

“真的?”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我的记忆里,爸爸是很少待在家里的。

“真的!”爸爸点点头。

“那就是你要在家里种地了?”

“是的,我种地,妈妈就在家里照顾你们!”

“可惜,我们没有驴了!”我有些失望地说。

“下次赶集我就买两头,我们要种很多庄稼,还要给县城的爷爷和奶奶送去粮食”爸爸说。

“那爷爷和奶奶好些了吗?”

“爷爷的腿不疼了,奶奶也好多了,能做饭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十分的开心。

“对了,爸爸还给你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