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长 愁绪三两行(1 / 2)

春暖大地 昨夜南归 207 字 2021-02-19

慌乱成不了大事,这句话一点错也没有。踩着8公分的高跟鞋注定跑不了多快,何袁一边跑着一边看着手机里的消息,头脑里想着今天的工作该如何安排。她这个角色在公司里就是一个全职保姆,什么事她都得操心,每每别人叫她一声何总,她总是在心里暗叹,这哪里是老总,分明就是老妈子。

小公司不比大公司,人多职责清楚,小公司就是大事小事一把抓,只要能接到单,老总也是销售人员。

何袁脑海中一遍又一遍过滤着这段日子的信息,她习惯每天总结、每天反思,昨天的争吵打乱了她的规律,只得在去公司的路上弥补出来。

她想的过于认真,认真到红绿灯都没有看清楚,待她回过神,一辆黑色的车向她冲了过来。

她茫然地看着前方,想着糟了,欠的钱还不清了,爸爸妈妈没人养老了······。

只听砰的一声,何袁已被撞到天上,慢慢地落下来。

在这漫长的几秒中内,她想了很多。她还清了欠账,壮大了公司,牛头村家家开上了小轿车,弟弟也结婚了,到最后她看到自己也穿上了婚纱。

何袁出车祸,最难过的莫过于何筠了,作为医生的他从来都是如审判者一般,淡然地面对各种各样危急的情况,没有人看见他着急的模样,可是这次他慌了。

这个和他互相鼓励,帮助他成长的人此刻正躺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

何筠很后悔,他觉得姐姐出事,一定是和自己准备结婚的事有关,姐姐肯定又为了钱发愁。

何筠坐在手术室门口,焦躁不安。

“你姐,怎么样了?”何筠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他们一起玩过。

他下意思喊道“姐夫。”

当林澈听到何袁出车祸的消息,他的心忽然就慢了一拍,那一瞬间感觉有什么东西要离开他,他望着台下的记者,望着主持人,说了声对不起,便匆匆而去。

林澈眼角笑了,哽咽地应着“嗯。”

吱呀,手术室大门出来了,林澈冲了上去,喊道“医生,手术怎么样?”

何筠拉过她:“姐夫,你冷静点,不是这个医生。”

林澈慢慢退回墙角,看着一辆蒙着白布的推车从手术室大门退出来。

霎那间,哭声惊动了四方,过道里弥漫着哀伤。

林澈别过头,轻声道“你姐,会没事的对吧?”

何筠点了点头“肯定的。”

“谁是何袁的家属?”

“我是”

“我是”

二人异口同声,两人相似一笑,何筠问道“没事吧?”

医生道“暂时渡过了危险期,但是她的肾严重损伤,需要换肾。”

换肾?何筠一阵头晕目眩,他知道换肾代表着什么,父母老了,能给姐姐肾的人只有自己。

他抬起头“换我的吧。”

何筠没想到的是,他和姐姐的肾源不配,血型也不配,他哭着问母亲这是为什么。

何母支支吾吾半响道“何筠,你姐是我们捡的。”

捡的,捡的······。

何筠只觉得气血翻涌,双腿一软晕了过去。

正巧碰见林澈来送饭,抱起何筠放到床上,然后对何母道“阿姨,您先回去休息,这有我呢。”

何袁看着晕倒的何筠道“何筠怎么了?”

林澈将她扶起,还能怎么?肯定是累的呗,你看他日夜守着你就知道了。

“这孩子就是犟,让他休息也不休息。”何袁出事后才知道,日常要好的同事、朋友都成了浮云,没停职前还会问候她一下,一停职,她想找个人问问情况,竟然还找不到了。

一杯糖水下去,何筠慢慢醒来。

林澈揶揄道“就你这小身板,还想逞英雄?赶紧回去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