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白泽CP(二)(1 / 1)

诛怨椟 回首便便 2318 字 2022-06-02

白琛从背后拥住少年,两个年轻人这些年来个子都在疯狂拔长,只是明泽也始终赶不上当初白琛高于他的那么一丁点,前者将脑袋缓缓抵在少年肩上,不住地朝他耳根哈气,腥臭的口气熏死个人。

‘怎么回事,为什么挣脱不了?’天知道身后束缚着明泽也的力量强大到异常,少年只得奋力扭动身子:“我去你姥姥的,你给老子滚开!混蛋东西!”嗯,这句是打游戏的时候喷队友用的,明泽也内心讶异自己竟挣脱不开白琛的桎梏,不论他如何用力。

他冰凉的手,就像是刚从海里打捞上来进入速冻环节的章鱼触角,少年汗毛直立,鸡皮疙瘩足够磨几斤芥末出来。

白琛扯下少年卫衣拉链,卷起里边白净的宽松的t恤,明泽也怒火中烧,也顾不得自己脑袋有没有被粉丝们上保险,“砰——”脑后勺狠狠砸向白琛,随即一阵眩晕反作用于本尊,他只看到半空中几个小星星围着他没有规则的转动。

始料未及的白琛吃痛地捂住脸颊:“小也你——!”

自由的瞬间,来不及揉脑袋的明泽也拔腿就跑,使出比舞台上跳舞更甚百倍的爆发力朝门外冲刺。

猎物仓惶逃跑,白琛露出诡异的笑,当他迈开步子的时候,已经宣告了这场追逐的终结,于是乎,少年在门口看到了被自己甩在身后的白琛如鬼魅一般地出现在自己身前。

“你不是白琛,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猛地刹车,明泽也质问他。

前者理了理散乱的刘海,嘴角泛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我就是白琛啊,你的好搭档,深深爱着你的……白琛啊!”

“你能不能别恶心我了,老子放弃大好前程,离你十万八千里重新来过还不够吗?你也是超一线,想找什么人找不到?在我这磕碰什么?老子只喜欢女人!”他夸张的比了个s的手势“性感御姐你懂不懂!可爱小萝莉你懂不懂!女的!前提得是女的!”看来自己是跑不掉了,少年认命地想着,现在只得拖,拖到刘雅梅来找他,拖到粉丝发现他。

白琛忽地咯咯笑了起来,说不出的诡异:“不要说得这么理所当然嘛?或许你只是还没发现自己的取向而已……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聊聊?”目光略过他,随即一把揽过明泽也纤细的腰身。

“你干什……”明泽也惊觉大事不好,话未出口,便被白琛死死捂住了嘴,怎么都吼不出来,随后画面急转,尤是其身体跟不上这般非人的速度,负荷的力量如是一击闷棍,他当即昏厥了过去。

那句含在嘴里的“救命!”终是没能吐露半分。

一路寻着食物气味而来的红坟愣是在奥体馆里饶了半个多小时才找到隐约的源头,可刚到门口,原本浓烈的气味一下子又消失了,这狡猾的猎物动若脱兔又似乎拥有瞬移的能力,虽说红坟也能这般移动,但长久未进食的她并不打算这么大功率消耗自己的灵修,所以她还是决定用脚走。

“那缚身怨绑了个人类。”阿祈提醒道。

“诶?赶紧的!晚了得出人命了!”红坟心谙不妙。

“这倒不会……这怨似乎只有下流的想法。”

“那就更得赶紧了!不能让姑娘家白白受辱。”泡面头少女掏出一贴黄符。

“不是女孩儿。”

“万径人踪灭,唯显涂炭怨!去!”中指食指指腹划过空气,一列黄符齐刷刷飞了出去,“嗯?什么?”一心二用没能听清阿祈的话。

“是个男生。”

红坟一惊:“我去,这么刺激?”

奥体馆存放各类体育用具的仓库杂乱无章,四处摆放着损坏的器材以及绳索,白琛寻来软垫,叠起两层,将昏迷的少年轻轻放在上边。

琐碎的声响吵得少年脑壳疼,手臂上传来微微的束缚感,脚腕处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明泽也睁开眼睛,是一张清俊中夹裹着阴森的面容正贪婪地俯视着自己;少年愣了愣,随即扯了扯自己的手,又费力抬起头望了望自己被强制绑在一堆铅球上的腿,“你大爷的!白琛你个狗东西!给小爷松开!松开!?听到没有!你这个小人!玩这么阴的!白琛你个孙子!”躺着喷人的直接后果是,口水最后还是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明泽也突然很委屈很委屈,这算怎么个回事?好好的过个生日怎么就被人给绑架了呢?说起来他的人生也算坎坷了,出道时被全网黑成球,火了以后又遭私生饭跟踪,在他饭菜里下毒……本以为自己如今的成功算是掐住了命运的喉咙,没想到一直被命运无情扇着嘴巴子。

白琛轻抚少年的额头,温柔道:“乖,小也,别乱动。”说罢,他钳住了少年的下颌,迫使其疼得咧开嘴,朝其口中丢进一粒不知名的糖果。

“咳咳咳咳!这什么东西!咳咳!”明泽也猛地呛咳了起来。

“让你温顺听话的东西。”白琛露出一展得逞的笑。

明泽也明媚的桃花眼在这一刻瞪得犹如铜铃,眼白中布满血丝,宝石般的瞳孔蒙上一层淡灰,长长的睫毛不住地颤抖,“你……你是个明星啊……怎么会随身带这种东西……”他不可置信地问。

“哈哈哈,我的小天使,这个圈子,远比你想的要肮脏得多,一年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天真,是不是还以为你今天的成绩是来自于你的勤勤恳恳?刘雅梅陪了多少人才让你得到那么多机会,你心里有过数吗?”白琛笑得很残忍。

他的话,震得明泽也神志不清,静谧了半秒后,少年奋力挣扎了起来,登山绳在他过于细嫩而白皙的肌肤上磨出道道深深的勒痕,“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不是的!雅梅姐是个厉害的经纪人,她不可能那么委屈自己!你这个混蛋,你给老子把这混账话收回去!”

“唉……”白琛深深叹了口气,“小也,这个圈子里没有人是干净的,懂吗?”施虐者扣住少年手腕,逼迫其正视自己:“如果你愿意,从今以后我白琛的工作室,什么都听你的……”他用另一只手轻轻捏了下少年的脸。

“呸!”明泽也朝白琛吐了口口水。

白琛不急不缓地擦去脸上的口水:“这就是你求饶的态度?”

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明泽也额上的冷汗滑入眼中,疼得他龇牙咧嘴,世界摇摇欲坠,少年在心中无助呐喊。